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 > 网红 > 正文

智慧城市马拉松:爱好者与职业选手的区别

未知 2019-09-19 15:12

  进入2015年,“智慧城市”一词出现在媒体端的频率有所下降。其实不难理解,智慧城市就犹如一场只有起点,但没有终点的马拉松。“爱好者”重在参与,在起点摇旗呐喊,跑到迷你赛程终点就偃旗息鼓;“发烧友”坚持到半程,也心满意足地结束了比赛。而正是此时,真正参与最后角逐的职业选手才初露端倪,中兴通讯应该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从喊口号到建设实施

  的确,进入2015年,我们确实看到了“职业选手”与“爱好者”在参与智慧城市项目中,表现出的不同态度。“爱好者”将智慧城市当做项目,更愿意参与政府投资、政府运营的传统模式,原因很简单,一次性销售设备,旱涝保收,而且不必对系统的运营效果负责。而职业选手的职业态度是,将智慧城市视为公司战略,与地方政府联合投资、联合组建运营,形成利益共同体,积极完善PPP模式的成熟度。

  目前,中兴通讯参与建设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超过110个,仅2014年,其就与56个城市签署了智慧城市战略合作协议,尤其是近期,中兴通讯参与的智慧城市项目大部分为看似收益较慢的PPP模式。

  也许同行在扒拉着算盘看中兴通讯的笑话,也许投资者认为,与高达5000点的股市相比,现在的PPP模式并不符合投资规律,但中兴通讯智慧城市产品线总经理刘丰表示,“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,智慧城市已经跨越鸿沟,从‘口号’阶段,进入建设实施阶段。”基于此判断,也基于对前一阶段建设经验的总结,近期,中兴通讯提出了集管理模式与融资模式创新、技术架构创新、产业创新为一体的创新的智慧城市2.0解决方案。“友商曾经提出过智慧城市1.0、2.0,甚至3.0解决方案,但此大多是从技术发展角度上进行段代,而智慧城市2.0既是解决方案,也是中兴通讯对产业趋势的判断。 ”

  解决我爹是我爹

  首先从技术的角度看,中兴通讯智慧城市2.0概念的主要特征。刘丰表示,信息孤岛是智慧城市1.0的典型特征,以垂直行业应用为主,围绕单一目标建设,政府投资政府运营。“老百姓在不同的部门获取市政服务要重复提供身份证明,甚至要证明我爹是我爹,这类信息系统不能被成为是智慧城市。”

  通俗地说,智慧城市2.0首先就是要解决我爹是我爹的问题,中兴通讯通过“一云一网一图”的架构,实现了政府各部门间的数据共享,各部门的间的业务协同,并直接开放给市民。

  而对于此种技术的设计初衷,刘丰说:“智慧城市不仅仅是解决建设问题,更要解决用信息技术惠民利民,用大数据提升管理和服务能力,用云计算培育新产业与增加就业,用市场力量实现投融资与资本增值,只有实现这四大目标,才能实现智慧城市的健康可持续发展。”

  有所为有所不为

  而谈及智慧城市的技术层面,就不能不提顶层设计和各子系统设计。

  首先来看顶层设计,在此方面中兴通讯的理念是,顶层设计一定是由政府主导。刘丰表示,“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是中兴通讯的强项,并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方法论,即社会设计方法论,但政府决策者一定对城市的定位和发展有着清楚的认识,中兴通讯一方面提供咨询服务;另一方面就是要以技术的手段,协助政府决策者,将顶层构想落地在具体的信息系统中。”

  目前,中兴通讯已经成立智慧城市研究院,该研究院在2014年已经完成六个城市的顶层设计。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因为顶层设计的复杂性和科学性,中兴通讯一直采取合作的态度,例如在空间规划方面,中兴通讯与深圳的城市规划设计院合作;在产业规划方面,与赛迪和国脉互联合作;在政策型方面,与国家信息中心合作;而在海外项目中,中兴通讯也与包括新加坡的IDA在内多家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。

  在子系统设计方面,中兴通讯的态度则是有所为有所不为,而且相当务实。说其有所为,是因为中兴通讯与其他友商的态度明显不同,对于智慧城市的几个关键子系统,中兴通讯都大力投资资源,甚至成立子公司,进行重点研发,通过一个城市、一个项目,将行业做深、做透。在此模式下,中兴通讯的多家子公司已经在行业中颇有影响力,例如平安城市领域中的中兴高达、教育领域中的中兴网信、交通领域中的中兴智能交通等。

  说其有所不为,是因为中兴通讯并没有试图以子公司模式,垄断所有智慧城市子系统的设计。刘丰表示,中兴通讯有3000家合作伙伴,其中1000家专注在行业领域,“某些合作伙伴对细分行业的理解一定比中兴更深刻,因此,中兴必须采取开放的态度。例如在地图领域,中兴通讯与高德、超体、异度空间合作,在城市管理领域,与数字政通等公司合作。”

  从提供产品到提供服务

  而技术模式之外,中兴通讯智慧城市2.0的运营模式也颇值得关注。从资本角度看,PPP模式投资回报慢,风险也不小,这显然不会受到资本市场追捧。但对于一家企业而言,中兴通讯似乎很愿意进行这种尝试,刘丰说:“通过智慧城市的建设,中兴通讯正在从一家设备提供商、解决方案提供商,转型为一家服务提供商。”

  在新模式下,中兴通讯从智慧城市的不仅是智慧城市的建设者、运维负责人,而且是系统的运维服务商。从“运维”到“运营”,一字只差,彻底改变了建设参与者普遍存在的乙方心态,这也是前文所说,“职业选手”与“爱好者”最显着的不同之处。

  智慧银川即智慧城市2.0模式下,最典型的项目之一,中兴通讯与银川市政府联合组建建设和运营公司,负责智慧银川的整体运营。在实际运作中,中兴通讯与银川市政府联合成立智慧城市研究院,研究院为政府长期提供智慧城市的设计、规划、咨询,以及整体服务运维。与银川类似,中兴通讯还参与了秦皇岛、宁波等地智慧城市的运营。

  互联网模式下的智慧城市

  谈及PPP模式,很多人认为,有些类似我们上世纪90年代以来,一直采用的高速公路的建设模式,通过吸引社会资本,投资建设,通过车辆收费逐步回收资金,实现多方共赢。但PPP模式与高速公路建设还是有明显不同,没有不开张的油米店,中国也没有空空荡荡的高速公路。但如希望将智慧城市各子系统真正运营起来,远不是开一两次媒体发布会,抢占一两次新闻头条那么简单。

  刘丰表示,中兴通讯希望以互联网模式运营智慧城市,即通过互联网模式提供基础免费服务,而通过增值服务实现收益。在此理念下,较成熟的模式是,通过市民一卡通实现水电煤气、公交的统一缴费。“但中兴通讯更希望通过对数据的深度挖掘,由企业对智慧城市的大数据进行运营,为政府提供更有效地增值服务。”刘丰说:“例如,通过对全市停车场资源进行统一的管理,市民可以通过微信预定任何一家停车场的车位。再例如,市民不仅可以通过12306网站购买火车票,还可以通过APP购买长途汽车票、轮船票等。”

  同时,刘丰认为,以互联网模式运营智慧城市还不仅于此,使市民真正从智慧城市中获益,更要体现出互联网的全民参与精神。

  层层审批显然不是互联网精神,中兴通讯智慧城市2.0解决方案通过“一云一网一图”的架构,可以将市民的声音直接反映到政府决策层,“市民可以通过APP直接反映小区丢失和损坏的窨井盖信息,并迅速得到解决。政府新建地铁时,市民也通过APP对站点选址进行投票决策。总之,通过智慧城市APP,市民可以直接参与到城市管理中来,而通过参与,提高了市民对智慧城市的黏性,使智慧城市真正成为一款超级APP。”刘丰说。

标签